博客日记

旧恨加新仇,马斯克呛贝佐斯的背后是 30 多亿人上网的大生意

旧恨加新仇,马斯克呛贝佐斯的背后是 30 多亿人上网的大生意

旧恨又添新仇,硅谷钢铁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再次在 Twitter 呛声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两位大老争执的直接起因是名为 Kuiper 的宽频卫星群。这条看起来重资产、高投入、长週期的赛道,早已聚集了比尔盖兹、波音、三星、Google、Facebook 等大玩家。吸引他们的是让全球 30 多亿人上网的大生意。

2004 年后,身为国际富豪,Elon Musk 和 Jeff Bezos 可能再也无法友好会面了。

Elon Musk 志在探索火星,Jeff Bezos 想要太空旅行,但缺少基础设施,两人不得不在商业火箭的赛道狭路相逢。从此,从争夺 NASA 订单到技术人员,处处针锋相对;从海上平台着陆火箭的专利归属,到谁的公司能使用甘迺迪太空中心的发射台,闹得不可开交。

火箭旧恨未了,卫星群新仇又来。

就在 4 月,Bezos 宣布 Kuiper 卫星群计画,计划发射 3,236 颗低地球轨道卫星,以便为全球未被网路涵盖或接收讯号较弱的区域提供高速、低延迟的宽频服务,这意味着与 SpaceX 的卫星群 Starlink 直接竞争。

在高资金投入的赛道,Bezos 的钱多到你无法把他排除于竞争之外。Musk 直接在 Twitter 开骂,讽刺 Bezos 是「Copycat」抄袭狗。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呛声虽然未得到 Bezos 回应,但引来 Oneweb CEO Greg Wyler,毕竟 Greg Wyler 早已忿忿不平多年,一直觉得 2014 年 Musk 抄袭了 Oneweb 的主意,还直接在 Twitter 晒出 2014 年 Musk 的投资协议。

这门生意──卫星群通讯,还有更多难以忽略的有钱竞争对手,比如比尔盖兹、波音、三星、Google、Facebook……毕竟这是一场关乎 30 多亿人上网的生意。

根据联合国消息显示,到 2017 年底,全球尚有 39 亿用户无法上网。由于地球地貌的多样和複杂性,这些地区可能无法建设网路基础设施,这意味着必须透过卫星网路等新技术手段。

虽然目前卫星宽频的产业规模相对较小,据摩根士丹利称,2018 年营收将只有 40 亿美元;但随着网路规划落实和消费者上网习惯改变,营收预计将达到很高水準,到 2024 年营收预计将增至 220 亿美元,到 2029 年更增至 410 亿美元。华尔街日报之前也曾估算 SpaceX 的卫星群 Starlink,认为到 2025 年用户将超过 4,000 万,收入可达 300 亿美元。

O3b 营收佳催生更多卫星计画

最早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的是一家名为 O3b 的公司,2007 年由多家大型公司和银行建立,致力于为世界资讯落后的地区(主要是非洲、亚洲和南美等)的「其他 30 亿人」提供高速通讯连接,得到 SES 、Google 等大公司支持,并最终于 2010 年底获得组网所需大部分资金,选择泰雷兹‧阿莱尼亚太空公司(TAS)研发第一代卫星,2013 年开始发射部署,目前已基本完成组网,可服务南北纬 62 度以内的客户。这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成功投入商业营运的中地球轨道(MEO)卫星通讯系统。值得一提的是,常年在 Twitter 对抗 Musk 的 Greg Wyler,正是 O3b 计画负责人。

虽然 O3b 最初一直备受市场质疑。但 2014 年提供商业服务,仅用半年就获得 1 亿美元营收,比预期短半年。随后,以 5 亿美元的价格被 Google 收购,3 年后再次以 10 亿美元被 SES 收购。

O3b 的营收进展,也催生更多卫星群。但与 O3b 做中轨卫星群不同,新一代卫星群多是低轨,其中包括 Greg Wyler 的新计画 OneWeb。

因为 Google 对之前规划的 1,600 颗卫星组成的卫星群信心不足,Greg Wyler 离职,创办 WorldVu 卫星公司,也就是后来的 OneWeb。今年 2 月底,OneWeb 旗下首批 6 颗卫星搭载从法属圭亚那发射的联盟号火箭升空,正式开始组网。最早,OneWeb 规划了 648 颗卫星和 234 颗备份卫星等第一代卫星群,总数量达 882 颗。2017 年提出追加 2,000 颗卫星的计画。之后因单卫星能力提升,希望控制在 1,500 颗卫星以内。

身为商业航太领域的知名公司之一,OneWeb 的发展之路也是一波三折:从成立起至今 CEO 已换了 3 任,第四任 CEO Adrian Steckel 于 2018 年 9 月走马上任;单颗卫星製造成本比预估翻倍(原计划一颗卫星 50 万美元,后传言称达到一颗卫星 100 万美元),据说资金已出现缺口;虽然已筹集超过 20 亿美元资金,但目前新融资进展并不明确;原计划的发射时间不断跳票,直到今年 2 月底才迈出第一步……这也使外界对这家公司是否最终能完成卫星群组网、提供全球一张通讯网有或多或少的质疑。

不过,好在目前一切似乎步入正轨。去年 12 月底,OneWeb 的创始人兼董事长 Greg Wyler 表示,除非遇到巨大的经济波动或金融危机,否则 2020 年开始正式服务已大致确定。

虽然当前 OneWeb 股东聚集了软银、高通、空中巴士、维珍集团、可口可乐、Maxar Technologies、休斯通讯及 Intelsat 等有钱的「金主」,并在之前获得了超过 20 亿美的投资,但因为赛道竞争激烈,外界对其之成功仍有诸多质疑。

不算这次引发呛声的贝佐斯和旗下 Blue Origin 的 Kuiper 卫星群宽频计画,这赛道已聚集了波音、三星、SpaceX 等重量级玩家。

受 OneWeb 高歌猛进影响,Elon Musk 旗下 SpaceX 于 2015 年 1 月提出了做卫星宽频网路「Starlink」规划。这也让曾与 Musk 洽谈 OneWeb 投资与合作的 Greg Wyler 忿忿不平,认为 Musk 偷了他的创意。事实上,2014 年 11 月,Musk 也确公布过双方合作计画。去年,Starlink 抢先发射了试验卫星。

美国最强大的航空航太製造巨头之一,波音也试水卫星营运服务业,提出部署总计 2,956 颗卫星群的计画,并于 2017 年向 FCC 提出 V 频段低轨卫星群营运申请。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则是三星,提出 4,600 颗卫星群计画。身为全球最重要的手机厂商、零组件厂商,三星有天然供应链、通路、品牌方面的优势。

其实,前世界首富比尔盖兹、Facebook 也曾参与。1990 年代初曾资助 Teledesic 公司的低轨卫星群(目标是耗资 90 亿美元构建卫星群)。最终,Teledesic 在 1998 年製造并发射了一颗测试卫星,于 2003 年正式终止计画。虽然 2015 年 Facebook 被曝光放弃卫星网路接入计画,但 2018 年又被曝光正在开发一颗名为 Athena 的卫星,并于 2019 年 2 月被曝光了雷射通讯方面的新进展。

资金需求巨大

Starlink、Kuiper 之所以让友商紧张,一大原因则是这实在是一条资金需求巨大的赛道。

根据《詹氏防务週刊》报导,O3b 前 12 颗卫星的研製和发射总成本约为 12 亿美元,因此 O3b 公司于 2015 年再次融资 4.6 亿美元用于购买 8 颗卫星,计划将第一代卫星群计画扩展至 20 颗卫星。而接受《商业周刊》採访时,Musk 称 Starlik 这项计画需要约 100 亿美元资金。虽然暂不知道 Bezos 原为 Kuiper 投资的金额,但之前他曾表示每年投资 10 亿美元给他的火箭公司 Blue Origin。

竞争激烈的另一面,是商业前景的暂不明朗。

放眼到当下,「另外 30 亿人」人群付费能力有限,是否能直接或者间接成为这些卫星群的客户还很难说,反而是军工、政府应急、船舶、航运、工程机械等大规模玩家才是真正客户。消费级产品和服务、高性价比都是最具有杀伤力的行销手段。当前低轨卫星群中,最为成功的是铱星、轨道通讯、Globalstar,2018 年 3 家公司的营收分别为 5.23 亿美元、2.76 亿美元、1.3 亿美元。

普遍的观点认为,低价是商业航太的关键,价格降低就有助于打开市场。当前铱星、轨道通信、Globalstar 3 家公司提供的服务价格仍然昂贵。近期,澳洲公司 Fleet Space 发生乌龙事件,服务成本降到每月 2 美元,在 24 小时内就获得 100 万注册用户。

其实,竞争而非垄断,才是低价的有力手段。过去数年,竞争已经成为「推动火箭发展的燃料」。如《下一站 火星:马斯克,贝佐斯与太空争夺战》的作者克里斯蒂安‧达文波特所说,在上个世纪,因为竞争,美国人把太空人送上太空;最近十年,因为 SpaceX 和 Blue Origin 的竞争,美国火箭发射价格大跳水。

现在,同样的事情,或许正发生在卫星群计画领域……